發新話題
打印

季裕棠:設計像寫作 需要內容

季裕棠:設計像寫作 需要內容

季裕棠:設計像寫作 需要內容


讀了都市計畫,「但我還是比較喜愛建築,那是整體跟人、跟社會的關係。我從那麼大的尺度的都市計畫,再到建築,又到室內設計。我愈老,尺度愈做愈小。」
現在很多人設計就只是做造型,都是有形的設計,看到巴黎怎麼做,就抄過來,其實是錯誤的。「老的建築師是從裡往外做,你不會聽到Frank Lloyo Wright(被譽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美國建築師之一),請了某位設計師來做室內。真正的設計師應該是設計室內,但現在的建築師,都做造型跟指標,我覺得這樣滿可惜、滿可憐的。」


建築師跟作家沒兩樣,作家用文字表達你的想法、你的感情、你的經驗;建築師用他的文字形式來表達生活的經驗。兩者都需要內容。


一個只做外觀的建築,裡面沒有內容,就像是一本書只寫了個封面,然後就空了。「你難道看一本書,只為了看封面有多美,不在乎裡面有沒有內容?但為什麼變成這樣子?因為人嘛,人變了,買者不在乎,賣者想那好,也省事。」


資訊不是知識


很多人買書,想一口氣把它看完,季裕棠說:「不需要,你可以坐下來慢慢看。一下子看完又怎麼樣?我有時會翻一些老書重新再看看,不同季節看、不同心情看,感受都不一樣。」
書跟雜誌不一樣,「雜誌的字就跟點心一樣,吃完就忘了。雜誌是資訊,資訊跟知識不一樣,可惜現在的小朋友把資訊當知識用,那就很淺、就會沒內容了。」


「今天如果只看包裝,也許會輸給其他飯店,他們有金的、有銀的、有大龍、有大虎來裝飾。但看到內容,我覺得我們比別人豐富很多。包裝不是那麼重要,希望大家都能看到內容。」


作品特質


每個案子都有代表物




季裕棠設計的每個案子都有個名字,例如義大利叫JOJO,台北叫COCO 。「我想找個具象的物品來代表COCO,有天我在巴黎看到這隻母犀牛,她好美喔!直覺她就是我的COCO,我連小林都沒問就買下來,大家看到她,都好喜歡。」
他設計的空間,習慣找些還沒有成名的藝術家作品。這次文華東方酒店放了不少韓國、東南亞的藝術品。「在商業空間,我不喜歡放太多裝飾品。」


藝術品的好壞其實不重要,「我在意的是作品要非常有自己的個性,每一幅畫都有自己。你給這些藝術家一個空間,看他如何用小小的交集,給人大大的感動。」


生活步調


不愛夏天 南美避暑去


「我的生活是看季節。」季裕棠不喜歡夏天,每年7到9月,都會待在阿根廷的小農莊避暑,農場中間有個蓄水湖,晚上月光灑落湖面,靜靜觀賞就很美。小農莊每年產幾萬瓶酒,「我把酒取名為『Anello』,這是結婚戒指的意思,是跟土地結婚而產出來的酒。」


面對未來,季裕棠說,「我的時間非常有限」,如果可以,「我還想做羅馬跟巴黎的案子,因為這兩個城市還沒有我的設計。」


季裕棠認為人生,就像季節一樣。「我覺得我現在是秋天,是我人生最美的時刻,」因為秋天,有如桂花飄香;有如楓葉染醉,是充滿詩情意境的季節,「我可不想把這個秋天浪費掉。」設計
資料來源http://udn.com/NEWS/LIFE/LIFS2/8739226.shtml
蝌蚪廣告 M / Line  0913258225
logo設計案例
logo設計流程
logo設計方案

TOP

發新話題